默读の稻草人

【双花】重启——永不停歇的盛夏4

*清水,原著向,出现的全职其他人物友情向

*私设乐乐是稻米(就是盗笔厨),大孙军政世家,两人从友情到双向暗恋最后在一起,不喜勿喷0w0

*学生党,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结束前完结

*第一次用爱发电,文笔渣,看不下去的话果咩

这里是长白山。东北的三山之一,由玄武岩构成的山体表面覆盖着针阔混交林、草甸和冰雪。或许因为缺少特点并不像天山和乞力马扎罗山那样常常被出成高考题,也算是让它少了点被讨厌的理由。大多数人眼中的它仅仅是林业,旅游业的资源。

但自从它被赋予某些更大的意义,总有些人相信它是一处圣地。人们把信仰寄托在这里,就像印度教徒终其一生向往恒河一样。人们总渴望这样一处地方,有所寄托才不会彻底迷失。而被这种信仰依附的长白山,已经拥有了超越任何文字曾描述过的意义。

即使如此,就像很多人眼中的恒河河畔充斥着牲畜的臭味,而黑色的河水中流淌着不明的污浊之物一样——长白山看起来也并没有多么美好。

可今天或许有点不一样。

如果你有幸在这里,你应该也能看到那漫无边际的天空,那山顶的白雪,那段崎岖的小路,那棵自顾自立在路边的松树,那片从深绿的枝叶间飘落的阳光,它正落在两个人身上。一个依着栏杆站着,一个逍遥自在地坐在栏杆上晃荡着腿。

或许远远的一眼,你并不能看清他们的脸,但也能感觉到他们看彼此时眼中的笑意,像洒落在四周的阳光一样温暖。

你会不会好奇,他们曾有过怎样的故事,将来又会怎样;你会不会觉得很熟悉,好像他们一直就在你目之所及的某处,只是和你隔着这样一条小路而已。

你终究还是没有走过这条路。会不会是因为他们看起来那么幸福,不该被任何人打扰呢。

你会不会忽然想感谢长白山,感谢它的某种力量,让他们终于邂逅到了此刻呢。

你会不会,也想去相信生命中的某处有一天会绽放出奇迹呢。

哪怕他们只是在聊天,在说一个很普通的话题,可能只是在打发时间。但这难道不够美好吗。大概相比起火与火药接吻时的那份热烈与稍纵即逝,现在的他们更需要持久、不灭的温情。

此时——

"不行,那场绝对不能算!"张佳乐用不容回寰的语气说。

"这样不公平啊,我可比你少打了好多个赛季……"孙哲平无奈地说。

"但是老叶用狂剑和你打,他的阴险狡诈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好不好!"

两人正在讨论赢过叶修几局的问题。虽然胜率有点辛酸,但至少那些经历,已经可以笑着说出来了。

"不过单挑的话,确实是你比较厉害吧。"张佳乐说,"以前也没少切磋过……"

孙哲平望着夕阳的血色缓缓弥漫开来。他想起了许多年前那个肆意驰骋在西部荒野的狂剑,剑气扫过之处鲜血飞溅无人可挡,那时的天空,也是这样的颜色。

"说起来……好久没有一起打荣耀了。"

"回去玩?"

"行啊,也不早了。"

张佳乐跳下栏杆,轻快地走出几步,活泼得略显幼稚的背影与多年前在盛夏中奔跑的少年重合,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快乐和放松了。孙哲平看着他,不由自主地想笑——他确实笑了,然后默默地跟了上去。

那人却在自己身前忽然停住,转身给了他一个很灿烂的笑。

如果说人的思维非常复杂,每时每刻都有许多所感所思所忆,那这一秒孙哲平所想的,大概只是永远守护这个笑容吧。

不过他并没能继续想下去——下一秒,他只觉得后腰猝不及防地被轻轻推了一把,于是身体前倾,然后是唇间的凉意与酥麻感。

看起来很柔软——果然确实也很柔软,他想,让人想沦陷其中,不顾后果。

孙哲平把手探进张佳乐的发丝,让他们更加靠近,加深着这个吻。从一开始的试探到大胆的侵略,一切充满快感,还有占有对方的满足。

在紊乱的气息与心跳中,张佳乐感觉到了那人舌尖的撩拨,指腹摩挲着他的后颈,节奏渐渐加快,不由得感叹自己果然还是……技不如人。这种时候,大概只有师夷长技以制夷才会有找回主动的一天吧!

"明明是我强吻你。"张佳乐呼吸还不太平稳,不甘心地说。

“没说不是啊,欢迎再来。”孙哲平张开双臂,毫不介意。

“你自己说的,可别后悔了。”张佳乐一把扯过孙哲平的领子,在他耳边说。

温情确实美好,但不代表他们会放弃疯狂。

“乐乐,有些事还是先回酒店再说吧,”孙哲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说……你已经等不及了?”

可恶……张佳乐想,大孙这七年干什么去了,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自己怎么就毫无长进。

“……”张佳乐松开他,自顾自往前走,默念着我才没有被撩到呢。

余晖已经飘向更远的天空,8月17日剩下了最后的几个小时,这充满奇迹的一天还将发生什么呢……还有那未来的无数个日子。这种期盼让人兴奋不已,生活难道不是本该如此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ノ❤指路:这里文案(附目录)

【双花】重启——永不停歇的盛夏3

*清水,原著向,出现的全职其他人物友情向

*私设乐乐是稻米(就是盗笔厨),大孙军政世家,两人从友情到双向暗恋最后在一起,不喜勿喷0w0

*学生党,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结束前完结

*第一次用爱发电,文笔渣,看不下去的话果咩

黎明终于将一切照亮。它从遥远的高处落下,包容着整个世界。是对于一切平等的赐福,是每个人永不泯灭的希望。无论你的一切多好或是多糟。所以,孙哲平很喜欢清晨的阳光。

然而今天,黎明之时,他并不想睁开眼睛。

因为他做了一个太好的梦。梦里,他在长白山遇到了喜欢了七年的张佳乐,他们真的一起赴了那个八年前信誓旦旦向对方许诺的约定。梦里,他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却一直没说的那些话。梦里,张佳乐说也喜欢他。

他还记得他向前一步,似乎是决心要打破什么。这是比“朋友”更近的距离,对方的呼吸和心跳都那么清晰——张佳乐慌忙后退半步,被他轻轻拽了回来。

他说:“张佳乐。”

“我喜欢你。”

他顿了顿,看见了对方眼中的惊异一闪而过。他该料到的——发现自己的同性朋友喜欢自己,对于谁来说都会是件难以置信和无法接受的事。但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想再顾虑那么多……不想再像七年里的每一次那样一味隐忍克制。无论如何,他都要说出来的。

“大概是从……七年前,开始吧。退役之后我才逐渐意识到,最放不下的或许不是荣耀,也不是繁花血景……是你。真是件没办法的事啊,习惯了有一个人一直在身边吵闹的感觉,当再次安静下来,真的很不适应呢……我知道这几年你应该很难吧,尽管如此,我也没法帮你分担什么。所以我想,至少不要去打扰你。”

“但现在……居然运气好到在这里真的遇见你,谁知道以后还能遇见几次呢……所以我决定要告诉你,就当是了结一点自私的愿望吧。说之前已经想好了。你反感的话,我可以现在离开——”

他的身体在自己喜欢的人突然的拥抱下僵了片刻——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人拥抱的力度,触碰的温度——以至于忘记了没说完的话,不过那或许已经不重要了。

“我喜欢你,孙哲平。”张佳乐直视着他的眼睛。

“绝对不会让你再离开了。”

孙哲平记得他用力回应了那个拥抱。那是个迟来多年的拥抱,他们彼此都为走到此时此刻精疲力竭,却终于在绝望的边缘得到了命运的眷顾。从此不再放手,不惜一切。

哪怕是现在,他仍能感受到那虚幻而热烈的余温。这个梦,真想做到永远。

然而清醒的知觉还是逐渐把他拉回现实。声音,触感,光线……他只好睁开眼睛。

他看见了熟睡在他身边的张佳乐。那人似乎没了睡不安稳乱动的毛病。他半边脸埋在枕头里,略微蜷缩着身体,给人一种缺乏安全感的感觉。孙哲平记得他以前从不这样的,以前他不是躺成一个“大”字,就是各种奇怪的造型,让人想不通他睡觉的时候经历了什么。现在的他却保持着这个防备着外界的姿势……是那些饱受质疑与谩骂、经受接连不断的打击,却仍然执迷不悟的岁月烙下的痕迹吧。想到这里,孙哲平真的很憎恶那个在那些时候自顾不暇,没有保护好他的自己。但话说回来,他又真的能做什么呢?

至少,现在他们拥有彼此。

孙哲平不由自主地靠近那人,看着他略长的睫毛投下的阴影,嘴唇——看起来很柔软,线条分明的锁骨勾勒出撩人的轮廓……孙哲平下意识地抬起手,不过只是轻轻地揉了揉那家伙的头发。

张佳乐的睫毛颤动片刻,不过还是没有彻底醒来。他很开心似的,微微扬起了嘴角。

对于孙哲平来说——刚才的感觉……就像喝下烈酒,仿佛有火从内心深处燃起一样,全部的注意力都自觉地聚焦在了那人身上……不过他并不急,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这才只是一个开始。他从不吝惜燃尽自己,这次也一样。从沸腾的内心中,他感觉到,这个夏天将永不停歇地燃烧下去。

他有恃无恐,也迫不及待。

窗外,晨曦还很安静。就这么等他醒来好了。





感谢看完的你^ ^
 

(●'◡'●)ノ❤指路:这里文案(附目录)
 
 

【双花】重启——永不停歇的盛夏2

*清水,原著向,出现的全职其他人物友情向

*私设乐乐是稻米(就是盗笔厨),大孙军政世家,两人从友情到双向暗恋最后在一起,不喜勿喷0w0

*学生党,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结束前完结

孙哲平离开后的第一年……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有些记忆,可能真的能深刻到越沉淀越刻骨铭心吧。这当然是个悖论。但有时候人的意志就是能让事情变得这么不合常理。

就像被忽然扯进了一个荒唐的空间,失去重力,没有氧气,看不到光。

可即使这样,也要用尽一切,一路走到黑。

他们确实没有再多联系。只是孙哲平在决赛结束后打来过电话。

接通,却是许久的沉默。

孙哲平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安慰和鼓励都显得空洞无力,还有点幼稚可笑。

最终他只能说——

“已经很棒了,乐乐……没有冠军也……”

他生生打住,无论如何“没关系”是说不出口的。他们付出了太多,一切就在那咫尺之间……

“……我不要紧的。”张佳乐的声音从遥远的另一头传来,鼻音很重。

然后电话断了。

挂断电话的人把头深深埋在手臂里,任泪水肆意,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不断震动的手机,房间外嘈杂的记者招待会,垂头丧气的其他百花队员们……一切都渐渐淡出他的意识。他只想这样一个人待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谁推开了。张佳乐没有抬头,丝毫不想理会来人,只是希望那人可以识趣地不要烦他。

可是那人说:“你不接电话,所以我来看看。”

那一瞬,呼吸缓缓一滞。不过他还是把头埋在手臂里,大概是怕这不切实际的温暖也只是幻觉。
“我今天早上到的昆明。请一天假已经是上限了,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回去了。”

“第一次坐在百花主场的观众席……感觉挺不错啊。”

“嗯……”张佳乐想马上抬头看看回来的人,但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到自己满脸泪痕的样子啊,“谢谢。”

“你啊,有什么事就知道自己硬扛。”孙哲平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

从小他作为留长发的男生,头发没少被议论和玩弄过,几乎养成了对此厌烦的习惯。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完全被安抚了。虽然一切还是一团糟。

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力量。

然而,于此同时,一种……更糟糕的感觉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是心悸嘛?

还是……喜欢。

后来……张佳乐当然是隐瞒了自己的心情。虽然于情不然,但于理,他必须把孙哲平当成一个朋友。而能一直做朋友,已经是一种奢求。

孙哲平重新回到联盟,和张佳乐成了对手。那之后他们场上,或是在游戏里开着马甲都有见过。表现得就像分别已久的队友——有怀念,有不舍,但也决绝地为打败对方全力以赴——他们本就该这样的。

那场单人赛遇孙哲平,张佳乐发挥的无懈可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界面跳出“荣耀”时,手还在控制不住地发抖。

那些不想流露于任何人面前的感情,那些在赛场上必须抛却的杂念终究还是在心里汹涌成海。

那人说:“加油。”

他愣了愣,只能说:“嗯。”

这么多年来,他曾以为可以把一切的遗憾寄托在那个没有拿到的冠军上,以为如果把全部的热血献给荣耀或许就不会感觉缺失了什么。

可女孩问出那个问题时——

“比荣耀更重要的东西”吗……

此时此刻,他非常肯定,就是那个曾依靠信赖,曾相互照看,曾一起燃尽了最明媚的夏天的人。

孙哲平说过要把一切杂念彻底射杀摒弃干净。

可唯独无法摒弃的,就是他啊。不能忘记,无可替代。所谓偏执,所谓唯一,所谓……爱。

不过现在想这些都没用了。

此时,晚风吹过寥寥树叶,悄无声息,只是有一个人还在走一条尽头什么也没有的路而已。

像是早已不抱什么期望。

但还是固执地找着一个答案一样。

夜很寂静,内心的躁动却更加强烈。人总在这个时候容易冲动,容易相信奇迹或是彻底绝望,容易找回什么或是打破什么。

喜欢孙哲平的这七年,他无数次逼着自己更加坚强,也无数次崩溃过。但他从未后悔过。

唯一的遗憾,也许就是七年来,到底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心动。

还好他不知道。

可惜……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愿彼此成为记忆中的那一抹光,是绚烂绽放而又痛苦不堪的遥远岁月里最明艳的色彩。亮到无法注视,也从来都无法忽视。

大概,这就是全部了,也该到此为止了。

八年前,他们一起来到这里,信誓旦旦地相约了2025年的重返。

可谁都知道,失去的就不会再来了,已经过去的光景,又有多少真的可以重返呢?

只有不愿离开的人还会愚蠢而执着地在原地打转而已。

明天就不会了。

今夜是一切的终点。

这么想着,张佳乐停下脚步,撤了撤外套——山上果然还是冷。他静静等着12点,那个似乎毫无意义的结局。

还有十分钟。

一分钟——

身后传来脚步声……看来还有其他稻米啊。

10秒——

5,4,3,2——

“乐乐,好久不见啊。”

时间仿佛静止,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撞上的目光含着笑意,一如既往明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是啊。生日快乐。”

2025年,8月17日。

本该是终点。可……是谁还固执着不愿翻篇呢?



感谢看完的你^ ^

PS:上文戳这里~
      这里文案
      第三章

 

【双花】重启——永不停歇的盛夏1


*清水,原著向,出现的全职其他人物友情向

*私设乐乐是稻米(就是盗笔厨),大孙军政世家,两人从友情到双向暗恋最后在一起,不喜勿喷0w0

*学生党,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结束前完结

时间:2025年8月17日,张佳乐世界邀请赛夺冠后11天。

地点:长白山。

中国队世邀赛夺冠已经过去一周了,正值夏末,阳光还是,一如既往如此耀眼、闪烁得让人睁不开眼。

只是当年阳光下,脆弱却骄傲、耀眼的少年,趟过脸颊的泪水、汗水,在意过的人、追逐过的执念、忍受过的痛苦,它们都不在了。

留下的只有一坐落着些许灰尘的奖杯,和在十年的漫长奔跑之后,疲惫不堪的身体和迷茫的未来。

张佳乐设想自己退役之后生活的次数并不是很多。总觉得无非就是荣耀啊,只是在场下而已,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直到退役时,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与国家队,也与霸图的队友们一一告别,终于走出了俱乐部,听着一阵阵震耳欲聋、连绵不绝的蝉鸣,看着没有半片行云的干净的蓝天,才第一次感觉到了迷茫。

但他毕竟已经27岁了,虽然从17岁进入职业圈开始,他可以说是一直在他的青春里不停地奔跑,但这并不代表他还未被磨炼得成熟。

或许在明白了许多之后,仍能初心不改地奔跑才是他,也是所有荣耀职业圈中逐渐老去的职业选手,最可贵的地方吧。

所以他冷静地去了几个月前就谈妥的租来的公寓,掏出陌生的钥匙摸索着转开了门锁,合上门瘫坐在沙发上,才长长地呼气。

终于可以毫不顾忌地显露出自己的疲惫,放肆地伸懒腰。确实很累,不只是手指,更是至始至终的紧张感,兴奋感,现在这些感觉终于烟消云散了,让张佳乐轻松得有些空虚。

他的下一个工作是去给《荣耀》的开发商当技术顾问,对于这个游戏未来如何发展,他可以参与规划。

对于他来说,能这样参与到这个游戏里,大概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吧。其实《荣耀》可能并不是最好玩的游戏,但无数的人为它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是这种毫无保留的倾注让荣耀不灭。

距离正式开始工作还有一个月的假期。这是张佳乐给自己安排的最后的夏休——从入学到现在,每年夏天,无论是暑假还是联盟夏休,夏日的假期他从未断过。现在,他还剩最后一个属于自己的夏天了。

在家里宅了三天,每天无非是看小说听音乐看动漫看电影,吃饭外卖。第三天晚上,百无聊赖地刷着贴吧的他忽然看到这样一条帖子:第二十年,不知道长白山还会有多少人?

放眼望去,评论大体是:

我还在。

我会去的。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等千年雨歇。

……………

于是当天晚上,张佳乐定下了去长白山的机票,行程一如8年前的那次旅行,只不过这次只需要定一张机票了。至于旅馆,他倒也不在意,看之前去过的那家还开着,所以他就定了那里剩下的一间大床房,本着定标间浪费一张床的考虑。

说起来,是真的过了很久了,久得连长白山十年之约,繁花血景,昔日的百花战队……还有……孙哲平,似乎都成了让人怀念却又看不分明的回忆,像是秋叶一样静静地凋零在记忆深处。

此行,他并不指望能重新回想起些什么,或是找到些什么,他只是去实现一个17岁少年信誓旦旦许下过的愿望和诺言而已。

毕竟,谁没有些布满尘埃却无法淡忘的旧梦呢。



一切都很顺利。准时的飞机,舒适的酒店,山里清凉舒爽的空气。

随便地吃完了晚餐,张佳乐便抓起外套穿上,准备出去走走。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在山下等到"跨年"。

说起来,这两年三叔还真是填了不少坑,包括沙海和藏海花的很多迷题,以及神秘的老九门,都已经有了解释。不过……关于青铜门后的秘密具体是怎样的,他似乎决定永远地作为悬念留给读者呢。

"哇!"这时,张佳乐见一个女生远远地对着他指指点点。仔细一看便发现了她外套上"千年雨歇"的字样,于是也微笑着走上去,"嗨……也是稻米?"

"——请问——你是张佳乐大神吗?"女生的重点明显和他想的不一样。

"是啊……"张佳乐这才恍然,原来是荣耀粉啊,没想到与昆明相隔30个纬度的长白山都会有自己的粉丝……

"那个,请问可以签个名吗?"女生连忙从包里掏出纸笔,"哦对了,就签这里吧。"她指了指手中的《盗墓笔记》扉页。

"哎?"张佳乐不解。三叔爷爷签在这里比较合适吧。

"我最喜欢的荣耀选手在我最喜欢的书上签字,真的是最美好的事情了,"女生的双眼满溢着快乐与激动,"再说,张佳乐大神也是稻米嘛!"

——所以才不好意思签在你的书上啊……不过张佳乐还是勉强以自己可以做到的最端正的字迹签好名。

此时的长白山下人烟稀少,天色渐渐变暗,剩下的人基本都各自心怀相同的执念。于是女孩盘算着乘此机会和难得一遇的大神聊上几句。

待张佳乐签好,她双手接过书,愉快地说:"太好了,其实我从你在百花战队时就开始粉你啦,后来加入霸图战队,又进入世界邀请赛夺冠,真的很不容易,真的很棒!"

"……谢谢你,联盟的大家也都很努力……"虽然女孩说的也没有什么错,也早已不是第一次和粉丝聊天了,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不过有一个问题,其实一直很想问一问大神的,"女孩扬起脸,认真地注视着张佳乐的双眼, "为什么你一直觉得对于冠军的追求是高于一切的呢?虽然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想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都是这么坚定……"

这其实是一个不需要沉思的问题,"首先作为一个职业选手,追求冠军是肯定且必然的。如果你想问的是为什么要为此转会霸图,我想,是因为追求冠军对我而言,比起情感上的一些牵绊更为重要吧。"

"那……"一番肯定且平静的回答让女孩有些迷茫,"就没有比冠军更加重要的东西吗?我的意思是……比如说,孙哲平?"

"……"张佳乐沉默不语,女孩只见他低下头去,略长的发丝在风中飘动,夕阳映出他微蹙的双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她只觉得金色里渗出血红的斜阳衬得他干净而略带忧郁的脸格外好看,让她忍不住得心悸。

"大神……?"女孩鼓起勇气,打破了沉默。

"我……打算去山里走走,祝你玩的开心。"张佳乐一边说一边迈步向前走去。

"哎,等等!"是自己刚才的话惹到大神了嘛?女孩手足无措地想追上去,又怕显得烦人。

"你的问题,现在或许……我还要再想想,"张佳乐抬手挥了挥,"再见。"

张佳乐转身沿着"稻米通道"像长白山上走去。

张佳乐一个人走着。

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或许只是走路,只是用十年来深深烙下的信仰,剩下的那最后一点点惯性在走。

他开始想孙哲平。

实不相瞒,孙哲平刚退役那段时间,他总是避免想到他。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啊。从清晨投进寝室的一缕微光照亮墙上的海报开始,荣耀,生活,梦境……哪里都有他的气息,笑容,身影。

他最好的朋友,搭档……还有,亲人——相互照看的依靠。

那时第五赛季刚刚过半,繁花血景疯了似地绽放在茫茫疆场,一片绚烂,带着些不顾一切和毫无保留的意味。

就像是火与火药的接吻,在耀眼而热烈的瞬间后化为一片虚无。

可分明是存在过的,分明是那么美好又真实的,分明是……竭尽全力想要握住的啊……不惜一切想要坚持的啊!

人,就是这么脆弱,有时候。

你只能放下,因为……已经被夺走了,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以后经历什么,都不会是这些事了。

以后遇到谁,也都不会是他了。

走的那天。

孙哲平看着自己的手,手上缠着绷带。

他看上去很平静。

脚边放着个包裹,他所有的物品。

现在的人总是带着自己的行囊匆匆忙忙在不同的地方落脚,然后离开,去赴一个茫然的未来。奔波一生,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故乡。就连一个如此留恋的地方,真要走了,也不过收拾行李,整理心情,一两天的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早该习惯了啊。

房间里是无尽的沉默,结了层霜。

张佳乐就坐在床沿,垂着头。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该说什么。

不过现在,无论做什么还是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不是吗?

忽然一阵强烈的恨意。

恨自己身为这么……亲密的人,也没有察觉出对方的状态有异;恨对方自以为是地强撑着扛到了最后一刻;恨时间的短暂,命运的残酷;更恨现在这个坐在原地束手无策的自己。

不经意间,他狠狠握紧了拳头,又猛地松开。

孙哲平看到了。他当然看到了,就这么大点房子,眼前也就这一个人。

不过他也同样——竭尽全力,精疲力竭,无可奈何。他打破了沉默。

"我要先回北京当兵。"

"可你都手残了啊?"

"军事上的训练,打过招呼,教官会见谅的。"

"你爸的决定?"

"对。"

"惩罚?"

"……算是。"

"呵呵,行吧,那你加油啊,会很辛苦的。"

"嗯,你也是。百花就……交给你了。"

"行啊,你就放心走吧。"

"嗯。"

要走了。孙哲平站在门口,还有最后的交代。

"军事化管理,可能联系起来不会很方便的。"

"我这边也不会闲的不是嘛?不打扰你。"

"不,我的意思是,即使可能有时候联系不上,但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好。"当然还是不会说的。只要自己……还扛得住。扛不住的,也还能忍得住。”

"再见,乐乐。"

"再见,大孙。"

感谢看完的你( ˙ᴗ. )

指路:
还想看下去就戳我吧www
这里文案

【双花】重启——永不停歇的盛夏

*清水,原著向,出现的全职其他人物友情向

*私设乐乐是稻米(就是盗笔厨),大孙军政世家,两人从友情到双向暗恋最后在一起,不喜勿喷0w0

*学生党,更新时间不定,暑假结束前完结

指路: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关于双花:

自从看完全职,一直放不下繁花血景。 
喜欢那个疯狂的大孙,那个坚强的乐乐,那段烟花般绚烂又稍纵即逝的岁月。 
所以本文基本保留了原著设定。写他们在百花战队的回忆,分开的日子……以及后来,在我的设想与牵强附会中,在一起的生活。

会给他们一个能写出的最好的结局。

关于乐乐的稻米设定:

首先孙哲平生日和长白山之年之约为同一天(817),感觉双花和盗笔挺有缘的。

其次本人是稻米,算是一点私心吧。

毕竟盗全一家,相信大家也不至于对盗笔很有恶感,当然本文最适宜双厨食用。

没看过盗笔也基本不会影响理解哒。

第一次用爱产粮还请多关照,虽然辣鸡文笔还是希望能有评论么么哒(●'◡'●)ノ❤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And in their triumph die, like fire and powder, 
Which as they kiss consume. 
—— 第二幕第六场

(这种狂暴的快乐将会产生狂暴的结局,正像火和火药的亲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